|  信息公告  |   |  政策法规  |   |  理论文章  |   |  廉洁自律  |   |  专题报道  |  
|  廉洁自律>>环球纵横>>由“田中案”看日本遏制腐败和预防职务犯罪的制度与措施 打印
由“田中案”看日本遏制腐败和预防职务犯罪的制度与措施


  1995年 2月,日本最高法院对前首相田中角荣涉嫌受贿5亿日元的洛克希德案件做出终审判决,一场历时19年的马拉松式大审判终告结束。在此一年之前,田中已经在家乡悄然逝去,长年累月的上诉和受审讯拖垮了田中的身体。其间,各级法院公开或秘密对其审讯达200多次,耗资6亿日元,超过了案中对田中角荣指控的贪污数额。案件涉及日本多家航空公司和作为美国三大航空制造公司之一的洛克希德公司,还牵涉到包括田中角荣在内的数名高官,此次对涉案人员所判刑期及罚金创下了日本战后之最。这位“一手拎着《日本列岛改造论》,一手拎着‘承认中国’这样两项积极政策登上首相宝座”的颇有建树的政要人物,为何因贪财受贿而身败名裂?田中故乡的村民说:“在日本当大官太花钱了。当年田中为了成为政治家,把祖辈留下的田地全卖了,还欠了债,这才心肠变坏干了坏事。”

  金权政治从来是日本的痼疾。尤其对通过刻苦读书走出农村的田中来说,一种平民对金钱的敏感,深深融化在他的血液之中,使他深信金钱对收买人心的特殊作用。他平时对秘书的口头禅是:“喂,钱包!”他从不忘记向为他服务的人随时给点小费,经常衣袋里装上叠成方块的钞票,随时分发。他认为金钱是缓和人与人关系的“润滑剂”,是彼此都感到满足的重要“道具”。尤其在选举期间,田中总是一掷千金。他年底要给派系内部议员发“压岁钱”,动辄每人三四百万日元,竞选之前发给所属议员的“活动费”也是一样。前来拜访田中的新提名议员一次可以得到500万日元。如此庞大的开支,不能不迫使他“广开财路”,以维系派系的凝聚和团结。难怪洛克希德案发以后,一些“有良心”的议员仍努力为田中辩解,使得案件的审判颇费周折。有的甚至“痛斥”那些平时靠田中吃喝的人:如今成了落井下石之辈!

  日本明治大学冈野教授尖锐指出:“田中角荣问题,绝非他个人的问题,而是日本政治本质问题。”资深政治家伊藤也认为:“洛克希德案件为战后保守政治的‘金权体制’打上了深刻的烙印”,同时“也给保守政治界带来了深重的伤痕。”

  日本政要的腐败行为不断得到曝光,一方面反映出日本政党竞争的政治内幕,金权政治成为其难以克服的问题;另一方面,1999年透明国际公布的廉洁指数中,日本排第25名,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日本目前通过对上述弊端的反思,也正在努力克服这些问题,尤其是预防职务犯罪立法及新闻媒体等监督机制,在遏制腐败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对公职人员的制度约束主要体现在《国家公务员法》、《地方公务员法》、《关于整肃官厅风纪的决定》、刑法中有关公务犯罪的详尽规定及内阁成员资产公开制度等规定之中。这些规定从法律惩处、纪律约束、官员素质、财产公开、舆论监督及在野党制约等几个方面构成了对掌权者腐败行为的遏制体系。

  就法律惩处而言,日本充分重视刑事立法对职务犯罪的威慑作用,除单纯受贿罪外,在刑法典中,还对受托受贿罪、事前受贿罪、向第三者供贿罪、加重受贿罪、事后受贿罪、斡旋受贿罪、赠贿罪等设置不同的刑罚规范,据此,将要任职的人约定任职后谋取利益接受贿赂,任职时为行贿人谋利,卸职后收取钱财,以及通过他人职务收取贿赂等,均为贿赂犯罪行为;除要求或收受贿赂的行为外,约定贿赂的行为,尽管未实际交付,也构成本罪;除获取财产利益外,其它基于职权而获得的各种利益,包括性服务等,均为贿赂的行为对象;除刑法典外,还制定《关于整顿经济关系罪责的法律》,对贿赂犯罪有专门规定,同时在《律师法》、《赛马法》、《商法》、《保险业法》等非刑事法规中也设置了预防贿赂的条款。日本不仅重视通过刑事立法惩治贪污贿赂犯罪,而且特别注重采取非刑事的防治措施,可以说,他们防止职务犯罪的重点在于刑事法前、刑事法外,以完善制度预防犯罪,尤其是完备的会计法规、银行法规、税务法规及公务员行为规则起到了“治本”的重要作用。
  
  许多人认为,过去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原因之一便是较好的官员素质,即所谓“日本官僚优秀说”。作为其制度保障,公务员发挥了较大作用。《国家公务员法》第33条规定:一切职员的任用,均应依据本法律以及人事院规则的规定,根据本人的考试成绩、勤务成绩以及其他能力方面实际证明来进行。这些从考试、录用到培训、晋升等一整套公务员制度,集中了大批来自名牌大学的“精英”,据说这些“精英”还颇有些“国士意识”,即他们认为那些阁僚、议员们都不过是追逐一党私利的政客,只有他们才是以捍卫国家利益为己任的栋梁。况且,日本公务员不参加任何党派,已成惯例,同时,由于这些人升迁较快,工资虽不比大企业中的管理人员高,但养老金、医疗保险等福利待遇则比民间企业高。出于同样的理念,日本对法官、检察官实行高薪制。宪法专条规定最高法院法官和下级法院法官接受定期的和相当数额的报酬,在任期间不得减额。最高法院法官与国会及内阁要员的月薪相当,最高法院中,院长与内阁总理及国会两院议长工资相同,其他14位法官与国务大臣月薪相同。

  当前我国比较集中讨论的是如何保证司法公正的措施,其中一条重要的建议是保持法官的“清高”,尽量避开腐蚀源,这是有道理的。在日本,法官的日常工作和生活特点可以用“孤高”二字来描述。有的记者对法官一天的生活作过专门报道。每天早上9点,最高法院派车到官邸来接法官,到了最高法院以后,法官便进入个人办公室。最高法院法官的个人办公室相当宽敞,外连秘书室,内设洗手间。除了参加评议外,最高法院法官一般就在办公室呆上一天,不出房间。连中午饭也是从饭馆送来份饭,一个人在办公室用餐。饭后本应出去散散步,但又不愿遇见别的什么人,只得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消食。

   事实上,尽管日本党魁政要丑闻迭出,在中央政府工作的业务类公务员却很少卷入。他们就职的誓词是:“我坚决宣誓:作为全体国民的服务者,应深刻认识为公共利益工作的责任,遵守日本宪法,服从法令及上司在职务上的命令,不偏不倚,公正地履行职责。”

  日本的内阁成员财产公开制度日益得到严格执行。 1974年田中角荣因金钱来源问题下台后,继任者三木武夫、福田赳夫、大平正芳、铃木善幸、中曾根康弘等一上台即公布自己的资产,借此获取国民的信赖。中曾根内阁进一步要求将全体内阁成员的资产都公之于众,内阁成员财产公开遂成惯例。公开资产的范围包括:土地、建筑物等不动产及其收益;银行存款及其类别,存款要分别写明定期存款和邮政储蓄等数额,有价证券要写明国债、公司债、股票和其他证券的票面额,超过500万日元的股票还要写明发行者和股份数;借出和借入的款项及其数额;高尔夫球会员权、汽车、字画、古董及其它工艺品等。所公开的资产是否真实,将受到核实和媒体跟踪,媒体和在野党对当权者的及时揭露,也使那些贪欲膨胀的政要不得不有所收敛。



原作者:纪监审计部
来 源:不详
共有2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告诉好友

  • 上篇文章:舆论监督在反腐败中的功能浅议
  • 下篇文章:中央关于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自律新的要求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由“田中案”看日本遏制腐败和预防职务犯罪的制度与措施
    中轻总公司纪监审计部版权所有 ver1.0